中国气象报记者 张格苗 崔国辉

“今年过年很忙很温暖,以前可没这么隆重过。”甘肃省榆中县气象局副局长柴晓峰这个新年在家感觉跟以前特别不同。去年此时,他作为南极科考长城站的一员,农历新年可是在南极跟企鹅一起过的,去年12月底才返家。

不过,南极企鹅今年也并不孤单。大年初一南极中山站12点,来自湖北省荆门市气象局的科考队员李鑫在观测场巡查设备时,一转身,就看见一只阿德利企鹅跟在身后。受限于南极公约,李鑫并不能亲近企鹅,于是他们俩只能彼此静静对视。

W020180218452637784288.jpg
气象局科考队员李鑫与企鹅静静对视

长城站和中山站是我国在南极建立的两个最早的极地科学考察站。气象观测是南极科考的重要任务之一,像柴晓峰和李鑫这样的气象工作者经历自愿报名、层层选拔和严格培训,一年又一年,一批又一批,完成了在南极的科考接力。

去年11月初,李鑫从上海乘坐“雪龙号”出发,经过赤道的闷热,体会过“魔鬼西风带”带来的摇晃,也见证了一路南下的风景,历经58天,终于在2018年元旦,抵达南极中山站,与上一批气象队友交接任务后,开始了长达一年的气象观测工作。

差不多同一时间,完成一年科考任务的柴晓峰在长城站接到新一批气象队友,交接完工作,踏上了返乡的旅程。比中山站早些,他元旦前就已经抵达北京。

“感觉大家今年春节都特别开心。”柴晓峰和长城站队友们有一个微信群,大家经常会在群里聊聊天。一年的南极时间,让大家分外珍惜与家人团聚的日子。不过,工作的热情也没落下,今年大年初一和初五,柴晓峰还是选择在单位值班。

在气象部门工作,过年值班是常态,这也让节日里的南极科考没那么难。李鑫在工作日记里这样写道:“每天中山时间4点30分(北京时7:30)要到达气象观测场进行北京时8点的气象观测,我是站里起来最早的一个,好在在国内经常值班,也算能胜任。”

但毕竟是特别的日子,还是有很多问题浮现在他的脑海里:“家里年货置办的够用吗?团圆饭少了一个我,有什么不同?5岁半的儿子是否明白爸爸今年为何不在家过年?单位过年值班人手紧张不?”

家里有家里的幸福,南极有南极的魅力。李鑫遇到的“拜年”企鹅就让视频那头的儿子兴奋不已,一连串儿的问题接踵而至“它叫什么名字?它冷不冷?”无法作答的李鑫被儿子逗乐了,好像也没有那么想家了。

如果有机会,还愿不愿意再去南极科考?享受着家庭温暖的柴晓峰脱口而出:“如果媳妇儿同意,我还想去。南极那个地方,去一次,你就上瘾了。”

(责任编辑:郑艳婷)